长安街校区TS199班苗永晴游香山

        中国人游山是纯然精神是的快乐与解脱,绝无一丝欲要‘征服‘而后快的敌意  ——罗兰

       来北京也有一段时间了,大街小巷也逛了不少,却都如嚼蜡,索然无味。每天重复者单一的节奏,仿佛我的灵魂早已桎枯。无意间看到“灵魂和身体必须要有一个在路上“这么一句话,想我自己每天都游历在知识的海洋里,我的身体,也该上路了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亲爱的学校,亲爱的顾问,亲爱的同学们,帮我选择的目的地——香山去爬山的那天,正赶上难得到好天,万里长空,点缀着彩云朵朵,素常烟雾腾腾的山头,显得眉目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来到山脚下,心里却有着几分忐忑,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眼前的这座山,是那么美。而好的东西不可一次宝享,花愈是好,与人越亲近;狐皮愈美,对人越有诱力。但好花折在手了,香就没了;狐皮捕剥了,光泽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进了山门,看到是郁郁葱葱,心里亦有了几分喜色,因为她的美,她的诱惑还没有展现我面前,我对她的那份向往,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香山,不是五岳之首的泰山,不是万山汇聚的黄山,不是秀绝天下的峨眉山,也不是天下第一险的华山。她没有雁荡山的风润而轻,没有五台山的风潮而尖,没有张家界的山滞而绵;也没有武夷山的率真。但是,她有落叶时分的凄清与潇洒。因为她的红,凄清中蕴含着热烈,潇洒中激荡着奔放。这一刻,她的美若以若现,我的向往,依然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开始登山的时候,我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沿着台阶一起登顶,而是选择了一条小路,一条满是泥土山石,满是惊险的小路。因为这台阶,不是泰山十八盘,台阶的顶端,也没有玉皇顶。而那条没人的小路上,我可以全身心去攀登险要路段,可以放慢脚步采摘野果,亦可以想那空寂无人、万籁俱寂的山巅,看那高悬的无垠的天际。山的空灵、山的沉稳、山的曲径通幽和山的巍峨矗立,那一刻,在我的眼前尽情展现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山顶,看着嘈杂的人群,如果杜甫来到这,应该不会有”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“的感叹,李白来到这,也不会有”飞步凌绝顶,极目无纤烟“。就像我们的技术顾问 所说"到了香山,看人的后脑勺去吧!"面对这份嘈杂,我的心却异常兴奋,因为,天黑了,请闭眼......